“大衣哥”被“吸血”9年:老婆想当网红,儿女在家啃老,全村人

更新时间:2019-11-13 13:45:51   浏览量:833    来源:石基网

资料来源:《新民周刊》

在村民们看来,朱之文的钱“不能完全花掉”,但他们忘记了这完全是朱之文个人的努力,与他们无关。没有人的钱,它被大风吹走了。帮助你是出于爱,而不是帮助,这也是责任。

温兰芝

2011年,在当地的一个基层项目中,42岁的农民朱之文站在舞台上唱了一首歌“滚滚长江”。起初,人们并没有想到这个丑陋、衣衫褴褛的候选人。然而,当他开口说话时,每个人都震惊了。后来,这种洪亮而美妙的声音从一代传到另一代,不止一次地,它被搜索并得到鲜花和掌声。

朱之文参加了草案

在过去的九年里,朱之文捐了钱,修建了道路,并为公共福利做了慈善。他不追求名利。他希望在“民有所用”的信念基础上,用言语和行动回报社会。然而,恰恰相反,他遭到了无数人的冷遇。用心良苦的修路费是50万元,但上面却喷了“一点点,不要夸夸其谈”。他一年借了100万元,再也没有收到。用村民的话说,“他不能花光所有的钱。谁还想还钱?”

近日,朱之文又一次被带到舆论的前沿,因为9月21日,他在单县第二届中国农民收获节上演唱了两首歌曲《农民的大哥》和《火的感觉》,并当场宣布将捐款140万元支持家乡美丽农村的建设。出人意料的是,消息公布后,许多疑虑再次将朱之文拖入漩涡。

朱之文捐赠140万元给故乡疑云

有些人说,朱之文的慈善工作是为自己树立形象,洗干净衣服。还有人说既然哥哥赚了这么多钱,他能把免税前借的钱给我吗?甚至许多网民认为朱之文捐赠的140万元还不到他的9牛一美分。

家庭扩大:妻子开始直播

针对这一事件,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袁媛亲自发帖支持大义阁,并透露了一些真相。袁媛说,朱之文受欢迎后,他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和无助,很多事情网民都不清楚。除了之前报道说周围的亲戚和村民没有下限的要求外,家里的妻儿也不让人担心。

央视主持人袁媛代表大义阁说话

朱之文的妻子李玉华原本是一名农村妇女,除了农业没有其他收入。就在今年年底,她请求别人帮她注册账户,并成为了一名在线名人。她在早上9-10点做饭,简单地收拾一下,开始“生意”。我在工作室看见她了。她把相机对准正在练习唱歌的朱之文。然后她握紧拳头说:“谢谢老铁的礼物”。

朱之文的妻子李玉华正在现场直播

女儿朱薛梅受此影响。初中毕业后,她干脆停止上学,开了一个实时账户。目前,粉丝数量已经达到近万人。现在她管理着十多个账户。朱之文说,他曾经介绍她去超市工作,不去,去健康学校学习护理,不去,在家吃东西和好好使用,她女儿不想参与。

朱之文的女儿

我的儿子朱灿伟高中辍学,也选择在家度过晚年。他每天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伴随着两台电脑、一台电视机和三个立体声音响。他渴望一些外卖。吃完烧烤纸巾和竹签后,他把它们扔了一地。红色的油洒在被子上。两只蜣螂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朱之文说他使用了隐藏鼠标、拔掉网线和切断电源的方法来阻止他的儿子玩游戏,但是当他睡觉的时候,电脑又被打开了。除了闲逛,我儿子还加入了现场直播团队,进行相亲。许多年轻女孩“带着钦佩来到这里”,因为大姨哥哥会按照习俗给这些相亲女孩红包。他也愿意为儿子的婚姻提供数百万英镑的支持。

朱之文的儿子

朱之文成名后,他没有搬进豪华住宅,也没有因此而扩张。相反,他每天继续耕作和做农活。他不同意家人的想法。在他看来,“如果你想在农村找到出路,你必须学习”。以前,他只会说服他的儿子和女儿在家学习。然而,孩子们害怕他,听不到责备。他们都躲在学校里,等他出去表演,然后逃课回家上网。朱之文也为孩子们考虑过,他打算训练他的儿子做他的经纪人,出去表演,有时和朱丹伟一起。但是朱善伟说他有他想做的事情。他想开一家服装店,不想和父亲一起表演。

朱之文全家

朱昌伟觉得他的父亲变得很奇怪,朱之文也觉得他没有好好训练他的孩子。在成名之前,朱之文在烈日下耕作种植作物,并爬上40层高的建筑为他人竖立电线杆。他的年收入不到5000元。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没有味道的食物”或“艰难困苦”。从朱之文成名的那一刻起,两代人之间的差距就加深了。曾经简单和谐的四口之家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村民的邻居疯了:我赚了60万元住在朱之文

“我太难了”可能是朱之文成名后最大的感受。当你贫穷时,没有人会找理由。当你富有的时候,整个村庄和你攀亲戚。这种“嘲笑穷人”的心态让朱之文一家过不了好日子。在过去几年里,村民们“非常尴尬”地借钱,但没有还钱。近年来,短片变得流行起来,一些人突然想知道如果朱之文被直播会发生什么。因此,第一批直播朱之文的人已经根据他们的直播收入购买了汽车,而其他人则卖掉了他们的账户,赚了60万元。

“朱之文的家乡”是村子入口处的标志。

在山东省荷泽市单县朱楼村,村门口专门竖立了一个路标,标志着“朱之文的故乡”。朱之文的家已经成为一个热闹的景点。每天,院子里都挤满了人。朱之文心肠软,无法拒绝那些寻求帮助、拍照、说要给他看腰疼、委托他看电视、来吸粉和看热闹的人。

从中午开始,门口就挤满了人。邻居朱三国打电话给朱之文,“门口停着八辆车!”有人在外面把门砸碎,喊着他的名字,“老大哥,我们代表全国开车几百公里来看你。”

朱之文的门口挤满了人。

被挡在门外的朱三国对现场直播有着敏锐的嗅觉。他拿起手机,对着老大哥家外面的一群人厉声说道。标题是“老大哥不开门”。事实上,很快就有成千上万条信息,其中一条质疑道:"老大哥这么大吗?"朱三交是朱之文的邻居,但他不在乎朱之文的声誉是否因此受损。他通过“直播朱之文”赚钱。

村民们打着朱之文的幌子注册了账户

作为第一批住在朱之文的村民,朱三国在两年内买了三部手机,开了五个小视频账户。他一天赚50美分,一个赚150元,现在一个账户赚120元和300或400元。然而,越来越多的村民也开始放弃服装厂和电子厂的低薪工作,月薪1000元,并开始举起手机拍他们谋生。

一位村民向我们展示了他从拍摄朱之文生活中获得的13,000元收入。

朱之文的经纪人诺布尔估计,整个村子里有1000多人在给朱之文拍照,如果没有100人,就有70到80人。“哥哥”、“嫂子”和“乡下人”的账号都出来了。最小的7岁,最大的74岁,还有一个63岁的老阿姨,她手里推着婴儿车,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她也拍照。

这位74岁的尤西是文盲,但这并不妨碍他加入拍摄队伍。他花了1000多元买了一部智能手机,虽然这不是一个吸引人的标题,但由于朱之文的名气,两个月后他从手机上赚回了钱。甚至在9月21日捐了140万元后,一些人还用假视频赚钱,声称:“易哥早上捐了140万元,下午在家卖废品!”然而,据大义哥说,由于家庭成员众多,他会把废品打包出售。这段视频的拍摄时间不是捐赠日。

朱席绢老人现场直播

去年,有媒体报道说,为了拍摄视频,一些人踩在门口的两只石狮子上,爬过墙进入院子。一些人甚至半夜跳进院子,声称现场直播了朱之文一家的睡眠情况。他的妻子李玉华很害怕。她找到了朱之文,并说她感到不安全。朱之文首先竖起一堵高墙,种植仙人掌。然后他在门上钉了39个10厘米长的钉子,写道:“私人住宅是严格禁止的。爬山很危险,后果由你自己承担。”

朱之文房子墙上的仙人掌

朱之文家门口的警告标志

但是他被村民的道德绑架了:“出来看看,有一个80多岁的老妇人来看你!”他的心融化了,他又站起来拍照。直到晚上8点30分,人群才慢慢散去。朱之文说他是一个名人,没有一次好的攻击。他真的很累,蒙着头睡着了。他的妻子李玉华也很恼火。"所有其他的星星都不见了,所以我们只能坐在这个院子里."

朱之文在院子里轮流和粉丝拍照。

人性的贪婪:你是软弱还是理智?

在这些人眼里,朱之文是一只“摇钱树”。无论如何,如果有困难,你可以找到老朱。谁说他富有?我很虚弱,我是对的。起初,朱之文为了他的同胞,借了几万美元,并开了几百张装满抽屉的借据。

村民给朱之文的借据

借钱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我失去了我的生意,我的工作收入也没有解决。我想给我的孩子买辆车来实现我的梦想。我没钱娶我的儿媳妇...村里的一些人想搭建一个大的乡村舞台,还去朱之文寻求赞助。他们要价300万元,这让朱之文非常害怕。

常言道,“崛起的米恩和奋斗的米周”,朱之文担心的是亲戚朋友在盖楼借了40万到50万元买车,却从来没有提到还钱。他的一个好朋友向他借了五次钱,共计十多万元。当这个人第六次向他借钱时,朱之文退出了。结果,对方立即改变了态度,开始批评朱之文不讲道理。一个邻居更有异国情调,要价20万元。朱之文拒绝的那天晚上,朱之文在家看电视,只听到一声巨响。一块大石头“从天而降”,他受到了报复。

除了借钱给村民,朱之文还自费为村子做了许多好事。例如,该村的小学得到了翻新,变压器和健身设备得到了购买,灌溉用水问题得到了解决,并为该村修建了道路。

朱之文花了50万元为这个村庄修路

但是朱之文得到了什么?一名记者去村里采访村民,问:“你感谢朱之文修路吗?”村民们说,“我感谢我所做的一切。我做得很少。我一开始就说了那件大事。”甚至村支书也说,“没有家乡人民的帮助,朱之文不可能迈出这一步。让他捐一所小学。他一分钱也没捐。”

也有一些村民直言不讳地说:如果我们想说他好,我们村里的一个人会给我买辆车,一个人会给我一万元。至于他为什么不还钱,也许可以从另一个村民那里找到答案——他不能花光所有的钱,他仍然想还钱。

在他们看来,朱之文的钱“不能完全花掉”,但他们忘记了这完全是朱之文个人的努力,与他们无关。没有人的钱,它被大风吹走了。朱之文没有借钱的义务。帮助你是出于爱,而不是帮助。这也是责任。

相声喜剧演员岳彭云也有类似的问题。每次我回到村子,如果我不认识他,我都会请他吃饭。去了村子后,我发现没有人称赞他。在人性的阴暗面上,郭德纲做了彻底的分析:“如果你不够好,他就不会打招呼。这是人类的理性。”

让人无奈的是,那些人只是在成名后才看到风景,却没有看到他们在灰暗的岁月里从一个地方漂泊到另一个地方。朱之文从小就热爱音乐,无视家人和邻居的嘲笑。他每天在山脊上和建筑工地练习他的声音。他41岁才登上舞台。岳彭云13岁离开家,受到了嘲笑和奚落。他在德运工作了几年,在此期间,他专心学习和思考技能。直到那时,他才有了惊人的表现。

事实上,成名后,朱之文不想离开家乡,因为他的梦想生活总是很简单:逗小鸡、遛狗、养花、整天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荡秋千。尽管现在一场演出的报价是10万元,但他仍然是一个简单的农民形象,喜欢坐在院子里摊薄煎饼。

朱之文正在院子里摊薄煎饼。

成名九年后,他不断被周围人的交通、直播和贪婪的人性所吞噬。朱之文非常清楚,在交通至上的时代,他不属于自己,这是时代的悲哀。我不知道“老大哥”的名声能被我的家乡消耗多久。兴奋过后,会很安静。这种和平正是朱之文热切期待的。

也许过不了多久,村民们还得扛着锄头谋生,就像朱之文院子里的桃花一样。人们争相拍摄,但没有人有时间欣赏它的美丽。

参考:北京新闻,视觉,观察者网络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时时乐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00后”新生开学典礼上唱红歌宣誓言,用青春告白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