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保险27年“拓荒史”:市场份额提升 经营特色凸显

更新时间:2019-11-08 20:49:13   浏览量:3675    来源:石基网

巨大的变化往往从一分钟开始。

1992年,时任美国国际集团(aig)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格林伯格获得了中国市场上第一份独资寿险执照。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保险市场。大多数财富500强外国保险公司已经进入中国,各种保险元素正在蓬勃发展。

值此举国欢庆之际,中国证券公司的记者们回顾了多年来外国“先锋”在中国的发展。

1992-2019年:外国保险市场份额持续增长

从1992年到2019年,外国保险已经进入中国市场27年。在中国迅速成长为世界第二大保险市场的过程中,外国保险公司也迅速发展,逐步完成了从“狼来了”到“和谐共处”的阶段。

中国证券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04年至2018年的15年间,外国寿险公司的保费收入从2004年的84.34亿元增加到2018年底的2126.54亿元,市场份额从2.64%增加到8.10%。外资财产保险公司保费收入从2004年的13.6亿元增加到2018年底的227.79亿元。截至2018年底,外资财产保险公司的市场份额为1.94%。

自2019年以来,外国保险公司一直高速发展。

今年上半年,外资保险公司实现保费收入1722.12亿元,同比增长44.79%。这一数字也是2015年以来最高的。证券公司中国记者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外国保险公司保费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5.33%、35.67%和10.01%。

除创纪录的同比增长率外,外国保险公司的保费增长率继续远远超过中国同行和保险业。今年上半年,保险业保费收入为2.55万亿元,同比增长14%,寿险公司同比增长16.05%,财产保险公司同比增长8.31%。

国外保险的加速增长主要是由于个人保险公司的大幅增长。以今年第一季度为例,外资寿险公司保费原始增长率为63.36%,远远超过中国寿险公司14.13%的同比增长率。外资财产保险公司原始保费同比增长11.41%,与中资财产保险公司11.88%的同比增长率持平。

外国寿险公司保费增长加速的主要原因有三个:

首先,外资保险公司的核定规模和分支机构数量远远超过往年,为保费增长提供了平台。中国证券公司获得的行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15家外资保险公司的20家省级分支机构获准设立或开业,规模和数量远远超过前几年同期。中高端健康保险行业已成为外资保险公司关注的焦点。

其次,随着中国金融对外开放,外国保险公司增加了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今年以来,第一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获准设立,11家外资保险公司获准增资,总额46.66亿元。

第三,外资保险公司注重寻求差异化发展,增强竞争力。虽然外资保险公司的保费总量普遍小于保险公司,但外资保险公司普遍坚持价值发展战略,更加注重高价值担保业务的发展,这不同于一些“重质量轻效益”的中小中资保险公司的发展路径。在当前保险业整体回报的环境下,外资保险公司的这种发展战略能够更好地适应保险环境的变化。

艰难的“本土化”:克服水土不和,突出管理特色

外资保险在中国的本土化并不顺利。

一位曾担任外资寿险公司总经理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外资保险公司最大的问题在于股东是否对本土化管理策略有相同的理解。一旦股东的想法不一致,高内部沟通成本和摇摆不定的战略都会导致外资保险公司的“不服从”和业绩不佳。

然而,在价值持续增长的要求下,许多外资保险公司已经建立了核心竞争力,尤其是外资寿险,逐渐显示出强劲的盈利能力。

据券商中国记者对70家未上市寿险公司的不完全统计,上半年净利润前10名未上市寿险公司中,外资寿险公司占据4个席位,净利润前15名未上市寿险公司中,外资寿险公司分别占据7个席位,中美联合太平洋大都会人寿、招商局中国保险人寿、中意人寿、洪钟人寿、中德安联人寿、工行安盛人寿和中信保诚人寿。

国外寿险的利润不仅体现在利润席位的数量上,还体现在保费利润率上。例如,今年上半年,中美联合泰国大都会人寿保费收入66.2亿元,但实现净利润10.09亿元。招商新诺人寿、钟毅人寿和洪钟人寿保费收入分别为96.22亿元、92.91亿元和51.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11亿元、6.06亿元和5.61亿元。

计算成功的外资寿险不能脱离两个共性:第一,价值比规模更重要;第二是围绕自身优势建立竞争力。由于外国保险公司一直专注于价值型业务的增长,这进一步增强了外国人寿保险公司利润的可持续性。

相比之下,由于财产保险渠道的巨大竞争压力,外资财产保险的盈利能力不如外资寿险。上半年,进入前15名的前15家公司只有美国亚洲财产保险和安盛平衡财产保险,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1.29亿元和9600万元。

然而,与许多仍在汽车保险市场争夺手续费的中资财产保险公司不同,由于“价值指标”的压力,外资财产保险公司往往更注重优势领域的集约化培育。

例如,格林伯格的历史性财产保险在2014年下半年退出汽车保险市场后,逐渐从商业驱动转变为技术驱动公司,参与了大量技术含量相当高的大型非汽车保险项目,如“一带一路”和卫星发射及核电站建设。自2014年扭亏为盈以来,时代财产保险一直保持盈利。

越来越多的外国保险公司高管也意识到本地化的重要性。安盛中国执行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泽维尔·维里(Xavier veyry)今年在接受一家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本土化”应该放在重要位置。他表示,安盛天平是一家中国公司,其保险产品将为中国客户量身定制。该公司将从规模导向转向注重为客户增加价值。

那些外国保险的“先驱”

友邦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香港六合下注 江西11选5投注 1分6合彩 澳门美高梅

“95后”就职养老机构“有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