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7年后,她的微博成为绝望者的树洞,160万条留言字字扎心

更新时间:2019-11-07 08:14:50   浏览量:2887    来源:石基网

点击添加星星★靠近你的心

该授权从:一(身份证:一条电视)

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图片:pexels

去世的人,一生中发表的微博,被称为“微博树洞”。它们保存在互联网上,被许多网民用来留言,大多是负面情绪,甚至自杀和死亡。

今天,微博上最大的“树洞”信息已经超过160万条,平均每天增加2000条...

2018年3月底,研究人工智能30多年的黄志胜教授组织了几名同一领域的专家成立了一个“树洞救援小组”(tree cave rescue team),利用编程机器人程序在微博上搜索自杀者,并对他们进行引导和救援。

黄志胜将“烧炭”、“立即跳楼”、“正在自杀”等微博信息评为“十级自杀风险”,这非常紧急,需要立即采取救援行动。

一年多来,救援队从30人增加到600人,成功防止了800人自杀。我们采访了黄志胜教授和上海救援队队长、心理学专家周子涵,并向我们讲述了“树洞救援队”的故事。

嘉宾黄志胜、周子涵编辑张芮嘉

树洞救援队

“新年期间我去武夷山旅游,新年回来时我跳下了大楼。”

“教授,谢谢你,我现在已经死了。”

“你们约好一起死了吗?”

“烧木炭太慢了……”

……

在微博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写这些绝望的信息,但是很少有人找到它们。他们找到了死者的微博账户,并在微博下留言。他们大多数人表达消极情绪,如“自杀”和“关于死亡”。这种微博已经成为当代的“树洞”。

新浪微博上现在有成千上万个树洞。这些拥有者已经去世的微博账户已经成为当代的“网络遗产”,不再由任何人管理。

一名微博用户于2012年3月18日去世。他去世当天的最后一条微博已经成为今天微博上最大的“漏洞”: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60万条消息,每天2000条新消息的速度飙升。这意味着每天有500-600人在微博上表达绝望,其中大多数人都有自杀倾向。

在中国,每年自杀的人数在20万到30万之间。每天有将近700人自杀来结束他们的生命。6000多人试图自杀。

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教授黄志胜是最近在网上流行的“艾树洞穴救援队”的发起者,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已有30多年。

在研究过程中,他发现拯救生命最紧迫的问题是从根本上防止自杀。

黄志胜

2018年3月,一篇关于“树洞”的报道引起了黄志胜的注意:

在古代,人们想发泄情绪,但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去了森林,对树洞说出了他们的想法。这是一种心理咨询方式。将同样的理论运用到现代,树洞成为社交媒体,人们在微博上倾诉他们的情感。

不久,黄志胜通过调查发现了微博上最大的树洞。

一天,一个“正在自杀”的微博引起了他的注意。消息如下:

“木炭已经烧掉了。向世界告别。”

此案已经是“第十自杀风险”中的第十起:自杀可能正在进行中,是最危险和最紧急的自杀行动。

黄志胜将自杀风险分为10个级别

没有时间推迟救援。他立即与救援队的几名成员沟通了救援计划。

通过留言者的微博、他关心的网站和发布的信息,救援队找到了自杀者注册的公司,并获得了他的电话号码。

他妈妈接了电话。

"你儿子烧木炭自杀了。"

“不可能。他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我们建议你去隔壁房间看看。这真的很紧急。”

在这样的劝说下,母亲来到隔壁房间,看见儿子在烧炭。

尽管营救很成功,但这种自杀行动每天都在中国的每个角落进行...

黄志胜发现,机器人通过网络手段发现自杀行为的速度甚至比自杀受害者的亲属还要快。

3月底,黄志胜正式推出“树洞行动”(Operation Tree Hole)——在一大群拥有人工智能的500人中,他呼吁每个人通过人工智能在互联网上搜索自杀者,通过阅读社交媒体信息找到他身边的人,最终停止自杀。

他召集了几名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组成一个小组,并将其命名为“树洞救援队”。

同年7月25日,黄志胜研发的“树洞机器人001”上线。这是一个计算机程序,点击按钮开始搜索,程序自动通过算法识别树洞下准备自杀的人。

程序上线后的第二天,第一份监控公告成功生成。

监控公告将列出树洞下的留言时间、留言内容、留言者的微博主页链接等。

然而,由于千千有一万个树洞,树洞救援队只能监测和救援其中的四五个,无法覆盖整个网络。

树屋机器人也在更新和迭代,“树屋机器人004”将于2018年12月16日推出。今年下半年,005将很快推出,算法有所改进。

黄志胜希望扩大救援队伍的规模,用救援数据说话,防止行动中的自杀。

黄志胜救援小组微信组的一部分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救援队已经从一个由30多人组成的人工智能团队发展到现在,规模接近600人,救援行动800次成功。另外两家影视公司正在与救援队讨论制作关于救援队的纪录片和电影。

“救援队在树洞的行动向我们展示了社会非常光明和积极的一面。确实有这么多的人愿意为拯救他人的生命而慷慨解囊。这是这个社会非常需要的行动。”黄志胜说道。

个案研究

黄志胜描述的情况如下:

家庭成员经常忽视他们孩子的心理健康。

大约在2018年12月28日,机器人搜索了一条微博信息,上面写着:“我会在新年去武夷山的时候跳楼,在新年回来。”

当时,我们通过各种信息找到了她的家人,打电话给她妈妈,说我们在新年期间一定要小心,不要让女儿一个人呆在家里。

她妈妈在电话里给我们上了一课:“我女儿刚才在说笑。你为什么说她会死?你认识我女儿,还是我认识我女儿?如果你散布消息说我女儿要自杀,导致她失业,将来找不到男朋友,我会起诉你,我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当时,她的女儿在武汉的一家医院得到了抑郁症的诊断报告,这是她自己的微博地图。她妈妈直到收到我们发来的照片才相信我们。

在抑郁症问题上,许多家庭不明白为什么20多岁的孩子如此绝望。

后来,她妈妈也没有把我们的话放在心上。2019年1月1日,当新年临近时,她的母亲仍然不在家。

突然,我们从微博上收到了一条特别关注的消息。这是一张这个女孩发来的照片。内容是站在窗户旁边,从楼上往下看,宣布她要从一栋大楼上跳下来。

小女孩把她的地址给了她的朋友,并说:“你会来参加我的追悼会吗?”

我们很快联系了她的朋友,并通知了警方。同一天,她没有跳下去,得救了。

故事还没有结束。

后来,她组织了另一个小组从一座建筑上跳下来,救援队及时发现了这座建筑。

除了积极的引导,我们还让一些人溜进跳跃组,假装准备好和他们一起跳下大楼,以获得更多的行动信息。

在最后一刻,我们报了警,当地警方及时制止了自杀。

从事心理咨询十多年的周子涵是蜀东救援队的心理专家之一,被任命为上海救援队队长。

周子涵

在周子涵看来,救援工作不能靠爱和热情来完成,救援人员掌握的心理技能也非常重要。网络救援有很多局限性,有时让人无助和无助。

以下是周子涵的救援经历:

心理咨询后,现实仍然是黑暗的

事实上,对于想死的人来说,有许多实际问题。

去年,我帮助深圳的一位母亲带着两个6岁的孩子。

这孩子是她自己长大的。她没有工作。她的丈夫仍然欠很多钱,付不起房租。

结果,她想带着她的两个孩子跳下一栋楼等死。

我通过社交软件与她取得联系,并给了她心理咨询和帮助。

但即使和她沟通过,实际上,她仍然付不起房租,还欠着债。她的家乡在农村,她的母亲也没有帮忙,说她的已婚女儿就像泼了水一样。

她被逼得走投无路,四周都是黑色的。

当时她最需要的是一份工作,但她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专业知识。她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微交易员,我也帮她招揽客户。但是她不太擅长交流,不能保持交流。

后来,她两次试图自杀,再次陷入死亡循环。

我们采访了黄志胜和周子涵,了解树洞救援队的工作方法和可能发生的纠纷。

问:树洞救援队的常规和救援流程是什么?

黄志胜:我会在每天网络高峰期的晚上9点左右运行机器人程序。它将自动抓取数据,过滤掉99%以上的不相关信息,并最终生成通知。

我会把公告发给微信群,然后会员们会选择救援对象,并通过现有的信息互相联系。

如果自杀风险低,试着和他聊天。如果是一个自杀的人,他应该迅速解释他的信息,想办法报警,或者找到他的家人。

我们通常成立一个救援队,这个队大约有五六个人,很多人甚至十几个人。有专家和普通志愿者交流信息。

问:如何阻止自杀?

黄志胜:一旦一个人决定自杀,实际上很难被别人理解。他很难放弃自杀的想法。

如何做到这一点?

如果是与身体疾病有关的问题,我们建议他去看医生。如果是因为心理问题没有得到多次治疗,我们推荐著名的医院和专家帮助他解决问题。

仍然有许多人因为债务而绝望。我们帮助他们分析一些法律问题,看他们能否找到法律解决方案。

如果因为经济问题而没有收入或工作,我们会尽力介绍他去工作。

我们曾经介绍过一个试图自杀的人在晚上做数据标记。现在他每月能挣7000元。

问:树洞救援队有没有怀疑你在搜寻自杀信息的同时也在窥探别人的隐私?

黄志胜:在国外,脸书实际上在2017年引入了人工智能来防止自杀。与我们不同,facebook有客户的个人信息,所以他们干预自杀比我们容易得多。我们收集的数据都是互联网上的公共数据,不涉及个人隐私信息。

大多数人仍然采取积极的态度。我们有一个目标:拯救生命是最高的道德。如果你不采取行动,他的生命将会丧失。

我们的救援指南还明确指出,如果您判断一个人目前没有生命危险,并且他对我们的帮助更加反感,您必须立即停止与他的联系,并且不要骚扰他人。

如果自杀级别低于6级,并且没有实施自杀计划的计划,我们不会直接联系他并打扰他的生活。

问:如果在通知发出后不同的人联系同一个人,被救的人会感到愤慨吗?

黄志胜:以前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

曾经有一个女孩告诉我,当她要跳进河里时,突然有20到30条陌生人关心的信息进入她的手机。她太感动了,绝望地哭了,几个小时后回家了。

这些选择自杀的人绝望了,在这个世界上感到非常孤独,没有人关心他们。因此,许多向他提供帮助的人都会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问: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救援人员。门槛会不会太低,人员不分善恶,不能给予专业指导?

黄志胜:我们也预见到了这些情况。一个人的不当言论或行为有可能导致死亡,这最终可能给救援队带来巨大打击,甚至可能导致法律纠纷。家人可能会发现你有麻烦。

有些人可能没有严格的资格,所以我们现在分为专业组和实习生组。只有当受训者的能力得到提高时,他才能“成为正式成员”。

问:救援人员加入救援队的身份和职业是什么?

黄志胜:不推荐中学生参加,也不推荐患有疾病和正在接受治疗的学生参加。

他们大多数是有稳定工作或相关职业的退休人员。在我问我的朋友为什么来救援之前,他回答说:“否则,我会去参加广场舞会。拯救生命更有意义。”

一些专业顾问和技术人员也将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来帮助我们进行讲座和培训。

问:树洞救援队下一步将如何发展?

黄志胜: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已经阻止了800起6到10年级的自杀事件。我们不能不关心六年级。每天只有两三个人能真正采取行动营救他们。以目前的人力,我们不能扩大范围。

因此,只有呼吁更多的人加入志愿者队伍,才能拯救更多的生命。

在这条线下,武汉的基地已经建成,上海正在实施一个实质性的救援基地。获救人员将前往实际救援基地进行心理治疗和干预。将来,我们希望每个城市都有一个。

来源:每日一段原创短片,每天讲述一个感人的故事,每天选择世界上美好的事物,每天和我一起过美好的生活。

贵州快三投注

“00后”新生开学典礼上唱红歌宣誓言,用青春告白祖国!